当前位置:首页 > 拥军优属 > 烈士褒扬

魂归故里 英灵永存
——民政部优抚安置局有关负责人谈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

来源:   时间:

新华社记者/崔 静

 

礼兵们将烈士棺椁送上灵车

 

    3月28日,437具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
    此次中韩交接志愿军烈士遗骸背后经历了怎样的过程?遗骸如何安葬?对于在朝鲜和其他国家安葬的烈士及设立的烈士陵园,将如何处置?针对这一系列问题,记者采访了民政部优抚安置局有关负责人。

 

我国将建立迁回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

 

    问:请介绍一下中韩双方推进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的过程?
    答:此次交接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是我国首次大规模迁回境外的烈士遗骸,在国际上也是少有的。
    在两国领导人高度重视、共同推动下,双方相关部门积极磋商、友好合作,用时9个月,顺利完成研究、磋商、起掘、装殓、交接等一系列工作。整个过程大致可分为3个阶段:
    一是磋商确定交接阶段。2013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期间,中韩两国就移交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换了意见。双方在韩国首尔进行第一次磋商,于2013年12月5日签署了会谈纪要。
    二是交接推进阶段。2013年12月19 日,双方实施烈士遗骸起掘工作。同步在国内开展棺木设计定制、安葬工程规划设计等组织筹备工作。2014年1月22日,双方再次于北京举行工作磋商,就交接重要事项达成共识,签署了第二次会谈纪要。在完成遗骸干燥、鉴别及遗骸遗物整理记录等任务后,双方于3月17日启动实施遗骸装殓仪式。在起掘、装殓前,中方均举行了悼念祭奠活动。
    三是交接实施阶段。3月28日上午,双方在韩国仁川机场正式举行交接仪式。

    问:此次迁回的烈士遗骸具体情况如何?能否找到烈士亲属并给予抚恤?今后,韩国再发现志愿军烈士遗骸怎么办理?
    答:此次韩方移交中方的志愿军烈士遗骸共437具,是韩方多年来发掘、鉴定并安葬在韩国京畿道坡州墓地的。这些遗骸在坡州安葬时多为集体合葬,也有部分单个安葬,但都没有姓名等个人身份信息。韩方主要依据志愿军烈士随葬的遗物情况和相关技术手段判断鉴定为志愿军烈士。
    随后,我们将对烈士遗骸进行DNA检测,建立迁回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由于志愿军烈士数量较多、情况特殊,目前还难以建立所有烈士的DNA数据库。今后如果有烈士亲属提出验证,我们将在现有的数据库中予以积极比对确认。
根据《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烈士褒扬条例》等相关法规政策规定,志愿军以及参战的民兵民工,无论是阵亡还是失踪,只要确认是在战争中作战牺牲,均已评定为烈士,也都按照政策给予了烈属相应抚恤优待。
    问:迁回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有什么考虑?能否介绍下一步安葬情况?
    答:将迁回的烈士遗骸安葬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主要考虑两点:一是迁葬的烈士,一般安葬在既有的同类烈士陵园,沈阳陵园属于国内同类型中规模较大的;二是志愿军烈士原籍在东北的较多,此次安葬符合中国叶落归根的传统观念。

 

中朝将全面启动修缮在朝志愿军烈士陵园

 

    问:这次迁回了在韩国的志愿军烈士遗骸,而安葬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更多,也修建了很多烈士陵园和烈士墓,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举措?如果有亲属个人提出迁回,将如何安排?
    答:长期以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安葬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积极与朝方协商合作,加强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管理。国家领导人赴朝访问以及相关部门赴朝公务,都会祭扫志愿军烈士纪念设施,悼念先烈。朝方也高度重视在朝志愿军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多年来为此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
    中朝双方对志愿军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工作的合作卓有成效。2012年,我们与朝鲜有关方面积极合作,共同实施了桧仓志愿军烈士陵园修缮工程;2013年,又对开城、安州的志愿军烈士陵园进行了勘察设计,拟订了修缮方案;今年,我们将依据与朝方达成的共识,全面启动修缮在朝志愿军烈士陵园。我们相信,经过双方共同努力,在朝志愿军烈士纪念设施必将会得到有效保护,切实发挥其应有作用。
    这里需要说明一点,根据当时中朝双方达成的共识,牺牲在朝鲜志愿军烈士原则上安葬在朝鲜,一般不实施回迁;况且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墓大多为合葬墓,数量较多,单独就某位烈士遗骸迁回国,基本不具备可操作性。
    问:除了朝鲜和韩国外,我国是否在其他国家还安葬有烈士,建有烈士陵园?今后在外牺牲的烈士如何安葬?
    答:在不同历史时期,我国在20多个国家有烈士纪念设施。这些烈士纪念设施是历史的见证,是中国与相关国家友谊的象征。
    近年来,我们多次组织勘察规划修缮境外烈士纪念设施。目前,经过积极磋商,已与部分国家有关部门就保护管理烈士纪念设施达成共识,正在积极推进相关烈士陵园修缮工程,有的已经完工。随工作发展,我们将继续积极推进与相关国家的磋商,针对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措施,有序实施境外烈士纪念设施修缮保护工程。
    根据政策规定,目前在境外执行任务牺牲的烈士,都是运回国内妥善安葬。
    问:此次迁回在韩国的志愿军烈士遗骸,国家给予高度重视。请问在国内的烈士安葬及纪念设施保护情况如何?
    答: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包括境内、境外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等烈士褒扬工作,构建了以《烈士褒扬条例》《军人抚恤优待条例》《关于进一步加强烈士纪念工作的意见》《烈士公祭办法》等法规政策为核心的制度体系,建立了分级管理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体系,设立有相应保护单位,有明确的经费保障渠道。
    为缅怀和纪念烈士,目前全国建立了2.5万座烈士纪念设施,设立了4151个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其中,181个被评定为国家级烈士纪念设施,111个被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56个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基本上每个县都有一个烈士陵园,共安葬烈士140多万人。据不完全统计,每年约有上亿人次到烈士陵园参观瞻仰。
    2011年以来,中央领导同志对国内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民政部会同财政部等有关部门,统一规划,统一部署,计划用4年时间,全部完成散葬烈士墓和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的抢救保护工作。截至2013年底,全国已完成散葬烈士墓抢救保护604723座、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抢救保护9538处。预计到今年10月1日,将顺利完成全部抢救保护任务。下一步,将深入推进保护管理工作,研究建立长效机制。 

 

    链接


    韩国总统朴槿惠向中国提出归还志愿军烈士遗骸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总统朴槿惠在访华期间于6月29日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时,提出在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送还韩国军方管理的360具中国军人遗骸。此前,韩国政府一直将中国军人遗骸安葬在坡州市的中国军人墓地。
    发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难以磨灭的历史记忆。在两年零九个月血与火的较量中,十余万中华儿女血洒疆场。他们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革命英雄主义的壮美诗篇。
    出于当年物质条件的限制和政治因素考虑,牺牲于朝鲜战场的十余万志愿军英烈,除了少数团以上干部和部分特级、一级战斗英雄被运回国内,安葬在沈阳、丹东的烈士陵园外,绝大多数长眠在了他们战斗并用鲜血浸染的朝鲜大地上。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牺牲后,就安葬在朝鲜桧山郡的志愿军烈士陵园。此外,由于志愿军的作战区域最远曾推至三七线,此后双方又在三八线附近反复争夺,因此有相当数量的志愿军烈士遗体埋葬在今天的韩国境内。停战谈判期间,双方曾集中交换阵亡者遗体,韩国方面共交还志愿军烈士遗体1万多具。1981年至1989年期间,韩国经朝鲜向中国归还42具志愿军烈士遗骸,1997年再次归还1具。这些归还的烈士遗骸均安葬于朝鲜的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据统计,至今仍有数千名志愿军失踪人员,这些烈士的遗骸仍散布在韩国境内。
    2000年4月,为了搜集美、韩在朝鲜战争中的阵亡者遗骸,韩国国防部开始在非军事区以南进行了挖掘工作。在此过程中,陆续挖掘出了中朝军队阵亡者的遗骸和遗物。经过对当年战斗状况的考察、证人证言以及对遗骸和遗物的分析,截至2012年,韩国遗骸发掘鉴识团共甄别出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385具、朝鲜军616具。为了妥善处理这些“敌军”遗骸,根据《日内瓦协定》的精神,韩国政府于1996年6月在韩国京畿道坡州市建成朝鲜中国军人墓地,由韩国国防部管理。由于年代久远,发现的遗物又极为有限,这些遗骸都难以确定身份,只是标明是中国军人。此后墓地又进行修缮,将原来的木质墓牌统一更换为大理石墓碑,并特意朝着北方,让这些牺牲在异域的军人们能够遥望自己的故乡。近年来,一些志愿军失踪人员家属通过多种渠道,到过韩国坡州市的中国军人墓地进行祭扫。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否埋葬于此,但墓地的存在,毕竟给予了这些家属寄托和希望。
    按照国际法和当事国之间的协议,军人公墓可以被视为外交飞地,近似于一国的驻外使领馆,享受不受侵犯的治外法权和外交豁免权。欧洲一些国家就有不少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阵亡的美国、加拿大等国军人公墓。

    60年前的遗骸能否鉴定?
    “60年的时间不算太长,主要就要看看骨骼本身的情况。”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所长邓亚军介绍,中国在骨骼鉴定方面技术领先,对百年前的骨骼都可做鉴定,这些烈士遗骸能否进行鉴定,与其此前所处环境相关,如果环境相对比较干燥,细菌生长缓慢,一般做鉴定没问题,如果环境潮湿导致降解快,可能无法获取完整的基因图谱跟亲属的鉴定结果进行比对。
    华中科技大学法医学系副主任兼鉴定中心主任黄代新介绍,潮湿、高温会加速DNA分子的破坏,如果能够提取的样本长度达不到一定标准,就难以鉴定,但还可以采取特殊方法检测线粒体DNA,“之前报道的像沙皇等很早期的历史人物的鉴定,都用这个手段。”黄代新提到,线粒体检测准确度会差一些,但仍有强烈的提示作用。 

 

3月27日,韩国士兵将装着位于京畿道坡州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的棺椁起运装车
供图/东方IC


    (本组稿件部分使用了解放军报记者罗铮及新华社、环球时报、北京青年报等媒体的报道成果,本刊一并表示感谢)

网站声明 | 访问分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双拥杂志社 技术支持:民政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