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拥军优属 > 烈士褒扬

烈士褒扬工作

来源:   时间:

烈士是为保卫国家安全、保护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和公民生命财产安全英勇牺牲,堪为后人楷模的人民英雄。烈士褒扬是对为国家、民族、社会和人民而光荣献身的烈士所举行的纪念活动,是以教育、鼓舞和激励社会全体成员发扬献身精神的一种政治社会行为。褒扬烈士,弘扬烈士的献身精神,抚恤优待烈士遗属,是国家的责任,全社会的义务,也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优良传统。

目前,世界各国都有相应的烈士褒扬活动,不同的阶级、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褒扬形式。归纳起来主要有 3种:一是广泛举行纪念活动,设立相应的纪念日。法国巴黎等地的许多劳动者,每年 5月的最后一周来到位于巴黎拉雪兹神甫墓地北角的巴黎公社社员墙”,悼念在18715月巴黎公社起义中壮烈牺牲的公社社员。美国联邦政府规定每年 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为美国、美国领地、美国武装部队悼念在战争中牺牲的美国公民的法定纪念日——阵亡将士纪念日。该天各州均举行隆重的悼念活动,并以联邦政府名义向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国立公墓中的无名英雄墓敬献花圈,作为全国悼念活动的代表。二是对烈士遗属给予优厚的待遇,以保障其生活。虽然各国采取的方式不一样,但是均会发给烈士遗属较丰厚的抚恤金,并为保障其基本生活设立了许多优惠条件,对其子女教育、就业等提供支持等等。三是兴建烈士纪念建筑物永志纪念。苏联在莫斯科附近泽林诺格拉特建造莫斯科保卫者纪念碑,碑前是安葬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保卫莫斯科而牺牲的无名战士的烈士公墓;朝鲜平壤牡丹峰畔的朝中友谊塔,里面安放着两卷红皮精装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名册;英国伦敦有第一次世界大战阵亡将士纪念塔;美国华盛顿波托马克河对岸有海军陆战队伊沃吉马岛(即硫磺岛)战役纪念碑。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秘鲁、阿根廷、布隆迪等国家也都为其争取国家和民族独立自由而牺牲的人民建有烈士纪念碑或独立纪念碑、烈士陵园等。

我国的烈士褒扬制度历史悠久,它随着国家和军队的产生而产生,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而发展。华夏文明五千年,九州大地被称为“礼仪之邦”,中国古代英雄烈士辈出,并深深地沉淀在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之中。尊崇、怀念、学习先烈是我国的优良传统之一,也是激励中华儿女不懈前进的精神动力之一。忠臣义士介子推割股食君、舍身赴义的牺牲精神永被世人怀念,千百年来,劳动人民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位忠义之士,“君主诏封晋爵,人民祀之诚矣”是对此现象的真实写照。为纪念他各地广建祠堂庙宇,还逐渐形成了“寒食节”。介子推舍身赴义洁芳善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神气节,对祖国的深沉赤诚的爱恋之情成为中国传统观念中大丈夫精神的渊源,这种孕育和造就了中国历史上无数仁人志士,英雄豪杰,如精忠报国的岳飞、舍身取义的文天祥、壮烈殉国的史可法等,构成中华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精神中的这种气质成为烈士褒扬工作形成和发展的坚实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

可以说,我国的烈士褒扬制度孕育于原始社会末期,诞生于奴隶制社会时期,发展于封建社会阶段,成熟于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改革开放以来开辟了烈士褒扬制度的新纪元。在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有不少类似褒扬烈士的活动:一是瘗埋战地遗骸。汉献帝延康元年(220),令士卒死亡者,郡国给椟殡敛,送至其家,官为设祭(《三国会要·兵政》)。二是设坛吊祭死难的将士。明朝朱元璋于洪武三年十一月己亥,设坛亲祭战没将士”(《明会要·恤死事》)。三是发给死难将士丧葬费用。明洪武中,令阵亡病故军给丧费一石,在营病故者半之(《明史·食货志》)。四是对死难将士家属给予廪食抚恤,免除赋税劳役等。曹操于汉献帝建安十四年(209),令死者家无基业不能自存者,县官勿绝廪,长吏存恤抚循”(《三国会要·兵政》)。辛亥革命后,为纪念在1911427同盟会举行的广州起义中死难的烈士,由华侨捐资,在广州东北郊白云山下的黄花岗上,修建了七十二烈士陵园。在抗日战争前后,国民政府颁发过《国葬法》、《褒扬抗战忠烈条例》、《抗战特殊忠勇官兵表扬办法》等法规,褒扬的主要办法有政府明令褒扬、政府题颁匾额、举行国葬或葬入葬墓园,以及入祀忠烈祠、建坊、立塔等。从本质上来说,历史上统治阶级倡导和制定的这些烈士褒扬办法,目的都在于缓和社会矛盾、驱使军人为其献身效力,以维护和巩固其统治地位。

进入上世纪20年代,中国共产党创建了人民军队,掀开了烈士褒扬工作的新篇章。193111月颁布的《红军抚恤条例》是我党烈士褒扬工作的第一个全面、系统的法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设立了红军抚恤处,专门负责红军战士的抚恤优待,其中重点是红军烈士的褒扬、抚恤工作。1933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地方苏维埃暂行组织法》规定,各级苏维埃政府均应成立相应的抚恤优待组织机构。之后,在艰苦卓绝的人民战争中,以伤亡抚恤、褒扬优待为内容的全新烈士褒扬制度初步确立。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建起一座“红军烈士纪念塔”,在附近还建有纪念著名烈士赵博生、黄公略的“博生堡”、“公略亭”。以后各个革命战争时期,都制定了有关褒扬革命烈士抚恤烈士家属的行政法规,修建了一些纪念著名烈士和重大战役的建筑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烈士褒扬工作成为党和政府的一项经常性工作。为加强和规范这个时期的烈士褒扬工作,国家先后制定了《烈军属优待暂行条例》、《革命军人牺牲、病故褒恤暂行条例》、《革命工作人员伤亡褒恤暂行条例》和《民兵民工伤亡抚恤暂行条例》等四部法规,形成了烈士褒扬工作基本法律体系。改革开放以来,烈士褒扬工作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19806,国务院又专门制定了《革命烈士褒扬条例》,使审批和褒扬烈士工作更加制度化。1995年民政部第二号令颁布了《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保护办法》,使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保护工作有章可循。20多年来,烈士褒扬工作取得了长足发展,呈现出欣欣向荣的良好局面。20多年来,全国共为近百万烈士遗属换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革命烈士证明书》,各级政府收集编印了《革命烈士英名录》共收录有姓名可考的烈士176万余位,编纂出版30卷、1600万字的大型系列丛书《中华著名烈士》,全国兴建了大量烈士纪念建筑设施,无数青少年有组织地到烈士纪念场所接受教育,传统节日(清明节)期间,人民群众自觉地前往烈士陵园、烈士纪念堂(馆)等地参观凭吊,寄思明志。目前全国共有烈士纪念建筑物14634处,全年接待参观群众8000万余人次,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032个,其中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110个。国家基本上每年都会调整烈士遗属的定期抚恤金标准,保障了30多万重点烈士遗属的基本生活,全国1336所光荣院,集中供养了近2万名孤老烈士遗属。

纵观历史发展进程,可以清晰地看到,烈士褒扬工作是一项历史悠久、富有传统、政治鲜明、与时俱进的工作,地位十分重要、作用十分明显。新时期,做好烈士褒扬工作,对于培育民族意识和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促进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建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大意义。

网站声明 | 访问分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双拥杂志社 技术支持:民政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