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文档

这一刻,他们等了70年
——滇川抗战老兵重返滇西战场旧址纪念抗战胜利见闻

来源:   时间: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日寇降。抗战胜利纪念日,老兵千里告英灵。

8月底,在云南腾冲国殇墓园,从四川宜宾千里迢迢赶来的94岁老兵余海均望着林立的墓碑,流下了酸楚的泪水。

“我知道,你们血洒疆场,最想听到的就是抗战胜利这个消息。这么多年来,一直想把这个喜讯亲口告诉你们,今天终于实现了!你们知道吗?再过几天,就是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了。”这是老人与昔日战友跨越阴阳,经历了70年等待的对话。

和余海均一样,这次从四川专程前来参加云南众筹爱国拥军基金会“重返滇西故战场,70年后再聚首”活动的还有老兵黄允文、刘本安、廖沛林以及腾冲、龙陵、盈江等地的16位抗战老兵。

他们怀着一个共同的心愿,抗战胜利纪念日就要到了,到昔日浴血奋战的战场上看一看,亲口和牺牲的战友们说说抗战胜利70周年的喜讯。

做梦都想再回来看一看

从四川到滇西,乘飞机转汽车,对已经90多岁高龄的抗日老兵来说,舟车劳顿对他们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但得知能重返抗日战场旧址瞻仰纪念的消息后,老人们都义无反顾的要求参加。

余海均是原38108团战士,1938年参加国民革命军,1944年参加滇西大反攻,所在部队翻越高黎贡山进入界头,在瓦甸街(现永安街)后面村子住一夜,经瓦甸、曲石灰窑到达城郊草坝街,守飞凤山阵地。

这次,再次翻越海拔2000多米的高黎贡山,老人家心潮澎湃。车行至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时,老人家执意要下来看看。他说,当年他们能徒步翻越高黎贡山,现在回想起来,完全是靠打败小日本光复腾冲的信念和抗战精神的支撑。

在龙陵松山抗战遗址,由于场地正在修缮,道路无法通行,考虑到老人的安全,大家建议老兵们在纪念碑前方进行遥祭。几位老人说什么都不同意:“我们做梦都想再回来看一看,哪怕路再烂再难走我们都要爬上去。”在老人们的坚持下,大家搀扶着老人,一步一步地踏过泥泞的山路,挪到了纪念碑前。

带来家乡酒  取回战场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826日下午,在老兵们当年战斗过的地方——龙陵松山中国远征军第8103师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前,已经90岁高龄的老兵代表廖沛林一边为战友奠酒,一边声泪俱下的吟诵着这首诗。

廖沛林当年参军后到达印度的加尔各达,经过为期半年的基本训练,被分到通讯连,专门进行收发报。后奉命回云南,与日寇决战。

腾冲一战中,日寇炸弹在身旁爆炸,廖老右胳膊受伤。面对日军的疯狂反扑,廖老拿出手雷,准备与鬼子同归于尽时,团长警卫赶到,一排冲锋枪子弹扫过去,才使他脱离了危险。

面对长眠在腾冲、龙陵的战友,廖老这次特意带来了家乡的酒,“给战友们喝一口”。

每到一地,老兵们都不忘取战场的土,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收藏起来。老兵黄允文说,这些土是用抗日将士的鲜血换来的,浸透着将士们为民族抗战的伟大精神,他们要这把这些土带回去,激励后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了却父亲的遗愿

“爸爸,您在世时多么想来看看这个地方啊,今天愿望终于实现了,请您安息吧!我会记住您的教导,把健在的老兵像对父亲您一样,去关心去爱戴他们!”在中国远征军雕塑群前,四川乐山关爱老兵志愿者游小玲高高举起父亲的照片,泣不成声的请照片中的父亲看看昔日的战友。

游小玲的父亲游铭海是一名远征军老战士,隶属驻印军战车四营三连,当年在印度丛林运送战略物资撤回途中,右腿被日寇炮弹炸伤,留下了终生残疾。

老人家在世时听说松山建起了中国远征军雕塑群,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来看看这些昔日的战友们,可惜一直未能实现。这次,老人的女儿、关爱老兵志愿游小玲专程带来了老人的照片,圆了老人家的梦。

他们是最亮的“星”

老兵每到一地,都受到当地志愿者、群众和游客的热烈欢迎。

在腾冲国殇墓园,得知抗战老兵在纪念厅内举行悼念活动,游客们自觉的驻足列队,同老兵们一起肃立默哀,认真聆听老兵们回忆抗战的经历。还有很多游客改变自己原来的游览路线,老兵们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

在滇西抗战纪念馆,老兵们的到来让前来参观的游客欣喜不已,他们纷纷围拢过来,和老兵们拍照留念。来自北京的一位游客,为老兵们逐一拍照后,还为他们每人录制了一段视频。她说,这是自己这次腾冲之行最大的收获。

据活动主办方云南众筹爱国拥军基金会介绍,这次“滇西故战场,70年后再聚首”活动,旨在通过为抗战老兵完成重返战场旧址心愿,共同纪念抗战胜利,继承抗战精神,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凝聚力量。 (王文跃 李林帅)

网站声明 | 访问分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双拥杂志社 技术支持:民政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13012430号